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eloved Daisy

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我想写点什么。

2018-4-16 16:37:12 阅读15 评论0 162018/04 Apr16

最近上FB,看到一个旧相识写的日常随笔。内容大致是她回到母校,看到以前她念书时最喜欢看的一块海报栏已经被学校撤走了,取而代之是在曾经黑暗空旷的场地上建起了两座挺拔的高楼。她仔细回忆了念书时候对于那块海报栏上那些手写手绘的,极具感召力与影响力的海报的感情,与现在学校中挂起的修饰精美、千篇一律如同彩旗飘飘的印刷海报的无趣,又大致谈及了十几年前的大学生怀揣的志向与行动力,比较了当下,甚为不满。

那篇随笔是我近日里除了读书看报以外见过的最长的一篇“朋友圈文字”,我认真地看完了,然后又去翻了翻她以前写的几篇小文,无外乎是日常工作生活的絮叨,平凡中透着各种生趣。我心中怀着“不愧是复旦新闻系毕业的高材生啊”这样的敬佩,几乎是逐字逐句地看完了几篇中文和英文的随笔,其实记录的事情是普通中的普通,很多人每天都会经历,甚至会比她经历地精彩的多得多,但是没有见过多少人,认真的记录过这些。

我想除了是思考力的欠缺,无法去深入地探究或者回忆一件小事,更是表达力与逻辑的缺失。

有一半的原因,也要怪罪于节奏太快的生活。

因我自己本身常常写着写着就被打断去做别的事情(写着这句话的时候又被打断了两次)

通信的方便快捷,催生出了以图片来说话的一种新时代交流方式。吃饭时候发照片,逛街时候发照片,陪孩子要发照片,买了新东西也要发照片。文字的表达前所未有的贫乏起来,没有多少人再用一整句的长句去叙述形容一件东西,只需要拍出来,别人即可所见。

作文,是需要一个安静环境去思考,构思结构,成立逻辑,选择适当的形容词,循序渐进地娓娓道来。当你在写东

作者  | 2018-4-16 16:37:12 | 阅读(1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年。happy new year

2018-2-16 21:34:38 阅读42 评论1 162018/02 Feb16

今年过年在上海过了。

小时候过年,全部都是在奶奶家里,和叔叔姑姑们一大家子一起过。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印象里过年就该是这样的。

那时候放寒假,我和弟弟都住在奶奶家里,姐姐一家原本就和奶奶住一块,三个小淘气,从早淘到晚。

过年前一周左右,好像我妈妈就不怎么上班了,会来奶奶家里一起准备年菜。

那时候每年都要做什锦菜,这道菜工序复杂,有十几样菜料要准备,然后分别炒熟,再搅拌均匀,一般都要提前两三天就开始准备。那时候会将摘菜的任务分派到每个人头上,我常领到的任务是拣金针菇,我姐的任务是刨胡萝卜丝,那时候我俩就坐在一个,一个刨一个拣,胡萝卜刨到头,剩下一个萝卜头,我姐就会一口吃掉,生脆的声音经常让我很是羡慕,不过刨多了,她也会吃不下,于是我也能分到几个萝卜头嚼嚼。

我爸会去固定的清真牛羊肉店买回来很多牛羊肉,做成一锅红烧羊肉,再卤上一大锅牛肉和牛杂,牛杂里面我最爱的就吃牛肚和牛舌,百吃不厌,从小吃到大。其实平时也有机会吃,但就是觉得过年的时候那一大锅的味道才最是好。

等到大年夜那天,大人们早早开始准备年夜饭了,一半准备做菜,一半陪奶奶打麻将,我们三个小孩就看电视打游戏机。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负责的菜肴,轮到他们的菜要烧了,就会有另一个人顶上去打麻将。我那时候喜欢坐在我妈身边看她打,看了几回就明白麻将是个怎么回事了。原来也是很简单嘛。结果后来长大了,陪奶奶打麻将的人里就混进了我这个第三代。

奶奶是个知识分子,又是老党员,离休干部,以前还做过校长。平时业余生活丰富多彩,对于组织活动真

作者  | 2018-2-16 21:34:38 | 阅读(42) |评论(1) | 阅读全文>>

before the new year

2018-2-2 17:41:44 阅读29 评论0 22018/02 Feb2

作者  | 2018-2-2 17:41:44 | 阅读(29) |评论(0) | 阅读全文>>

秋叶季节

2017-11-27 13:05:23 阅读39 评论2 272017/11 Nov27

博客是越写越少,如同以前记了十来年的日记,也是说放弃就放弃了。

也许是家庭生活太繁琐,再也不容一个人安静下来独处的时光。

也不再有那么多的愁思百转,不再需要絮絮叨叨说些姑娘家的小心思。

只是有那么一些日子,晚上会梦见许久不见的朋友。

时光还停留在现在,感情却都回到了过去,

一个人对你好,也就是简单的好,看得一清二楚,也知道缘由,不问太多,或接受或拒绝。

梦醒就发现,这些人已经离你几万光年似的,你不再知道他们此时此刻在做什么,

也不知道他们这些年究竟经历了什么,他们的忧郁纠结彷徨你都不再放心上,

他们曾经送你的小摆设还在家里的某个角落积攒灰尘,人却都不见了,

联系也如同风中蚕丝,透明,脆弱,随风颤抖,或者一个不小心就会断了,

或者你们也以为早就断了罢了。

谁也没有先开口,许是因为开口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还不如就只是回忆回忆,在回忆里感叹,在回忆里微笑。

翻着一张旧年的照片,拍的是滨江的水,

水在对岸灯火的映照下闪着妖娆的光,

几只水鸟停在镜面似的江面上,停在灯火之中,隔着照片都能回忆起那天的天气,

又冷又潮湿,但是一切都是生机勃勃,充满希望和期待的。

转眼回到现实之中,无非是度日,说不出怎样的期许。

或者真的是在很努力的,也或者只是平淡无奇随波逐流的,

时光慢慢雕刻出你的皱纹和白发,一笔一划不经意的,却越刻越深,

作者  | 2017-11-27 13:05:23 | 阅读(39) |评论(2) | 阅读全文>>

拾花小记 remember your inner center

2017-6-6 13:25:21 阅读61 评论0 62017/06 June6

昨日下了场大雨。

已经晴了许多日,气温不断升高,明明才六月初,刚过了端午,酷热却一头猛栽下来,不留余地逼你出汗。

这场大雨调和了多日闷热的烦躁。

傍晚的时候前台把电话打到了我房间,说有个画家找。

我上楼看到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站在大堂里,他带着一顶白色的鸭舌帽,身上是一件酒红色宽大的骑车用雨披。

我走近他,他的眼睛很圆很大,身材瘦削,精神倒是很好的。我心里大约猜到,于是上前询问他贵姓。

他说我叫余友涵。

此时不过四点半光景,

昨天他的代理画廊和其他朋友,说会陪他在今天五点半的时候前来参观画展,

现在他孤身一人冒雨前来,众人皆不知情,心急慌忙的开始赶过来,

他自己倒是很饶有趣味的,打量了我一番,说:

我自己过来看看。

我帮着他脱下了雨披,泡了一壶龙井,陪他坐在passage。

此时天色稍暗,还没有其他客人来到,白色大理石地面反着微弱的日光和冰冷,

他和我絮絮叨叨聊起他的创作,口齿清楚,一口很标准的普通话。

期间来了两三个电话,每次接起以前,他都说抱歉,我需要接这个电话,是我夫人。

电话里的夫人和他说自己不过来了,说下雨呢,让他自己快一点参观完回家,于是我起身陪他上楼,先去看看作品。

到了楼上,品牌方的模特正在彩排,一台大大的落地电视机横在他的作品前面,

我略有点尴尬,忙向他解释,这是今晚活动所需,平时并不是这样布置的。

作者  | 2017-6-6 13:25:21 | 阅读(61) |评论(0) | 阅读全文>>

随笔

2016-10-2 2:17:03 阅读87 评论4 22016/10 Oct2

爱一个人能有多久? 当现实磨平了所有的激情, 剩下的是日复一日无法调和的矛盾, 以及一眼就可以望到未来的琐碎。 曾以为青春褪去以后, 可以用平和淡然的态度去面对下半生, 却不料陷入了不能说服自己的状态。 不能说服自己,忘记旧日的梦, 不能说服自己,正在加速衰老, 也不能说服自己,原来自己平凡的不能再平凡。 觉得世间的平凡事, 越来越不合适自己。 觉得自己不能够这样与自己相处下去。 我快要不再爱自己。 孩子哭时我与他一起哭。 看见深夜有七八颗星在天空,略有感动的哭。 看见陆家嘴的灯光熄灭,怅然若失的哭。 不想说话,也不想与人对视, 深怕自己会莫名其妙的哭。 身体里有很多很多水,像海洋一样的多, 想把它们全都流掉, 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 是不是流完了,一切就会好起来。

作者  | 2016-10-2 2:17:03 | 阅读(87) |评论(4) | 阅读全文>>

滴滴答答的小文

2016-9-29 15:12:09 阅读88 评论1 292016/09 Sept29

直子双手背在身后,走在楼下的车行道上。

天已经很黑了,风很大,听说有台风这几天已经登陆,影响到了她的城市。

直子双手在背后牢牢地互相牵扯着,略有一些局促,因为穿的裤子没有口袋,她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两条晃荡的手臂。

刚开始步行的时候,她也只是把手臂放在身体两侧,随着步伐自由摆动。走得快了,手臂摆动的幅度大了一些,她突然就觉得它们有一些碍事,这两条长长的手臂,不拿一点什么东西,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就这样随意地摆动着,显得十分多余。

于是直子将手臂背到身后去,互相勾拉牵扯,看起来更悠闲一点。

阿术走在她前面四五米的地方。他穿着一双拖鞋,拖沓着脚步,耳朵里插着入耳式的耳机,开着音乐在听。

耳机是前不久偶尔买回的,一直都放着没用。是一副不错的耳机,音质醇厚,造型也很好看,插入耳朵里面以后,几乎听不到周围其他的声音了,是那种让你全心全意沉浸在音乐之中的东西。

阿术从前天开始拿出耳机听,鼓捣了不少他喜欢的歌曲。昨天晚餐后,他邀请直子一起下楼走走,直子因为太累拒绝了,阿术便一个人去散步,将近一个半小时才回家。直子心想,那么漫长的时间,如果她可以陪伴的话,是不是阿术会更高兴呢?于是当今天阿术再次发出邀请时,直子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很快的换上便服随同他 一起出门。

他们就在楼下散步,环绕着这个住宅区的花园的车行道上。

车行道两边的路灯很少,偶有之,都是巨大的白色射灯,打得人睁不开眼睛。因为今天的大风,下午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原本晚餐后会有成群的孩子在花园中间的游乐园跑来跑去,嬉笑打闹,今天一律都不见了,安静的只剩下风吹着树叶的沙沙声。

作者  | 2016-9-29 15:12:09 | 阅读(88) |评论(1) | 阅读全文>>

清晨的阳光

2016-3-30 8:57:17 阅读87 评论1 302016/03 Mar30

最近开始早起。

并不是自己的心愿或者毅力,而是因为孩子在清晨会醒来吃奶,之后我就不想睡了,便早早起来做一些琐事。

这样一来,却发现自己许久许久都没有持续的早起过了,以前总是睡到日上三竿,久违的清晨阳光与空气,重新都感受了一番。

而且在孩子吃完奶重新睡去以后,整个屋子都安静地浸在这清晨美好的气氛中,变成了我难得享受到的独处时光。

有时我会下楼喝一杯咖啡,消磨20分钟的时间。或者在家看看新闻,也正准备开始在清晨醒来后做一些有氧运动,等天气暖和后,还可以下楼跑上半小时。有时会在电脑前专注地做几张设计稿,或者画一些基本功,这段时间的效率很高,时间也是过得飞快,一抬头一低头之间,两个小时也就过去了。

虽然生活的成本越来越高,但世界上总是有些非常美好的东西不需要用金钱购买就可以获得。例如早晨的阳光和空气,例如一颗安静的心。

作者  | 2016-3-30 8:57:17 | 阅读(87) |评论(1) | 阅读全文>>

1月17日

2016-1-17 23:20:21 阅读103 评论4 172016/01 Jan17

十天前我生下了一个孩子。 那对于几年前的我来说简直像是另一个世界才会发生的事,最终也发生在了我身上。 整个产程漫长且痛苦无比。连续二十个小时我躺在床上忍受一阵又一阵剧痛无比的宫缩,那痛感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变本加厉,每一次疼痛袭来我都觉得我再也难以承受了,却一次又一次熬了过去。最后在终于精疲力竭时,被推到了产房生产,又用了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用到的最大的力气,费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生下了这孩子。 当一个满身血污胎粪的光身子小婴儿被助产士丢到我身上的时候,我只觉得肚子一空,一切的痛苦终于结束了。 结果还是太天真。之后又经历了一夜难以忍受的伤口剧痛。那时候算起来我已三天两夜没有睡觉。 而后面对的又是对孩子在监护室里的担心,出院后晚上数次起来照顾孩子的疲惫,整夜的盗汗与伤口疼痛,没奶的忧心与涨奶的痛,丈夫的担忧也让我一度自责抑郁每晚噩梦连连,对未来的不确定让我如坐针毡不知如何是好,在梦里我看到有许多人朝我惊慌地跑来,告诉我前面杀人了,我嗅到整条街上弥漫着的腥臭血腥味,看到两颗人头掉落在街上,是熟悉的脸,我跟着人群也猛跑,一边担心地回望身后的人看他们是否赶上,却发现所有人都超过了我,我心中绝望无比,想着,我一定要死了。 于是我就醒了。满身冷汗地躺在床上,天还没有亮,孩子也没有醒,我只觉得汗水在快速蒸发,身上一阵阵发凉,赶紧裏紧被子,让身体暖和一些,复又睡去。 但我对生下这孩子没有后悔,即使我明白未来会有更艰难的事情等着我,孩子未必会按照我的希望长成一个我期盼的人,他会叛逆会嫌我烦也会无法理解母亲生产时遭受的巨大苦楚,或者会被人欺负,会遭遇坏女人挑唆,会离我越来越远,我都有思想准备,尽管我会很

作者  | 2016-1-17 23:20:21 | 阅读(103) |评论(4) | 阅读全文>>

9.19

2015-9-19 0:10:52 阅读114 评论1 192015/09 Sept19

爱有时让人无所适从

作者  | 2015-9-19 0:10:52 | 阅读(114)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上海市 虹口区 狮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博友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