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eloved Daisy

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日志

 
 

那些往事  

2009-01-17 22:38: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年的时候,我写了一篇小说,没有写完,也没来得及起名字。
我写过很多的小说和随笔。都放在我的抽屉里。
我好像从来没想过要拿给别的什么人看,也未曾考虑过要寄去杂志社发表什么的。
有时候我会去翻翻那些曾经写过的小说,从那些文字中,去寻找当年我的影子,和我已经淡忘了的心情。
这一篇没有名字,也没有写完的小说,字数是一万左右。有起因,有结尾,过程却是零散地跳脱着,不连贯。
我突然回忆起了那时写下这些文字时候的心情。

我总是写不完我想写的东西。
因为每次我都想好了结局,才开始动笔。
于是每一次刚动笔一两天,我就想尽快地写到结局。却反而让我每次都卡在过程中,无法进行下去了。
这一篇小说,我有意识的,不去想结局,也不去想整个过程。
而是凭借着每一天不同的心情,每天都写一小段故事,可能发生在这个时候,也可能发生在那个时候。
于是过程就不连贯了。事情的跳脱总是过于迅速。
可是我却发现,这一段一段不连贯的文字,却是那么打动人心。
我几乎把当时每天的感情,和所思所想,都编成了文字记了下来。偶尔翻之,还会感动不已。

我总以为,当岁月逝去以后,曾经写过的东西,都是浮华或者虚无而不值得一看的。
那时青春年少,我不懂得什么叫做生活。
我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中,盖起海市蜃楼,闭上眼睛不去看真实的景色。
那时候写的东西,总是幼稚而有可笑的。过度的去猜测不值得猜测的事情,让我现在回想起来,偶尔感到羞愧。

翻了这一篇。我突然怀念起了曾经。
原来我也曾天真无邪,原来我也曾有过刻骨铭心的心情。

我还来不及给它起个名字。但是我想,该是静静地去写完它的时候了。

=======================================================================================
摘录:

我是沈月。一个出生在上海,成长于上海的女孩。2004年年初的那个冬天我19岁。我还记得那年的冬天特别特别的冷,我的指甲暴露在冬天阴冷的空气中变成了青紫色,可是我依然倔强的不愿意戴手套。我喜欢感受冬天的空气,很冷却很真实。我的朋友叶子说,月儿你是缺乏安全感的女孩。

我想是吧。

17岁的时候我爱上了一个男人,一个大我6岁的男人。他是我活到17岁为止见过的最可爱最漂亮的男子,在黑暗的车厢里我嗅到他皮手套上独特的体香,于是我欢天喜地地爱上了他。

无可救药。这是叶子对我这份爱情的评价。

-----------------------------------------------------------------------------------------------

那个时候的生活是和谐的单纯的,干净得像是流水一般,那个时候的月儿不知道以后的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只以为自己会是现在这样有干净的笑容,有一个唯一的爱人,做一个简单幸福的小女人。她不知道生活是那么多变而且令人捉摸不透,她也不知道时间竟然真的可以改变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很多年以后当月儿坐在床前翻开年轻时所留下的日记本,那些纯真的岁月竟然像是童话中的情节一般,让月儿自己都无法相信当时的自己竟然是这个样子。深夜,她右手夹着一支烟,左手翻着那本粉蓝色的日记,慢慢流下眼泪来,她不知道这眼泪究竟是为着那时候的青春岁月,还是为着那已经面目全非的曾经的爱人。咖啡在她面前一点一点冷却下来,她看看自己苍白的手,突然想起一句话来:孤独的时候就自己十指紧扣,这样就能相信总有人能温暖你的手。

于是她慢慢慢慢的,将双手握在了一起。

窗外是如霁的月色。

-----------------------------------------------------------------------------------------------

真的,就算看不见,也没有关系的。

你还记得《Dancer in the dark》吗?黑暗中的舞者。

杰夫问莎拉,你是不是看不见了?莎拉微笑了。

我还需要看什么呢?

我已经看见过所有我想要看的东西了。

我看见过树,看见过阳光;我看见过鲜花,看见过土壤;我看见过天空,看见过皓月;我看见过一个男人被他的好朋友欺骗,看见过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的生命;我不需要看帝国大厦,因为我看见过坚硬的城墙;我不需要看尼瓜拉加大瀑布,因为我看见过无数的水滴,我不需要看埃菲尔铁塔,因为我第一次约会的时候血压和它一样的高。

还有。

月儿伸出手,纤细的手指慢慢划过韩天涯的脸庞。

我还看见过你,我最爱的人。我看见过我所有想要看见的东西,我不需要再看什么了,再看,便是贪心。

我不需要再看任何东西了。

月儿眼神空洞地望着前方,在黑暗中绽放开一朵明亮的微笑。

-----------------------------------------------------------------------------------------------

你知道吗?原来我们在行走的途中错过了很多很多的东西。

你知道我们一直经过的那个教堂叫什么名字吗?我们无数次的经过它,却从来没有抬头看看它刻在屋顶上的名字。你知道路边盛开的玉兰花在什么时候悄悄枯萎了吗?你曾经对我赞叹过这花的香气,可是当我再一次想起的时候那些花儿却已经凋零了很久。你知道校门口那个一脸和气的老太太为什么很久都不来卖水果了吗?昨天我看到一个年轻女子头上戴着白纱做成的花坐在那同一个位置。你知道我其实每天都为你轻施脂粉吗?因为我希望你看到我最美丽的笑容。

可惜的是,很多的东西,我们以为我们看见了,其实我们都错过了的。

-----------------------------------------------------------------------------------------------

上海,真是个繁复的城市。你可以随时在街上看到大俗和大雅并肩站立。

你可以看到裹着华贵披肩的妇人抱着名狗从车里钻出来进入酒店的正门,而衣衫褴褛的农村男人拎着泔脚桶从侧门一闪而出。你可以看见染着棕发的中学生在车站拥吻而边上是正在替孩子换尿布的少妇。你可以看见一个白发苍苍衣着整洁的老人抱着几本书从图书馆走出,对面擦肩而过的是抽着烟穿着肥大的拖到地上的牛仔裤的男孩子。你可以看见来福士广场和街角肮脏的发廊同时在门口放上一棵灿烂的圣诞树在橱窗用喷雾写着Merry Christmax。你在外滩看见得最多的是面色黑黝的外地人和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你可以看见哈根达斯里面总是坐满了人必胜客门外总是一条长龙,虽然你家门前的小店做的pizza更加可口卖的冷饮更加便宜。

这就是上海,繁复怪异。我们生活在这里,同样也变成了这样的人。


你看看我,看清楚我。我每天的笑容都是一尘不染,每天的衣着都是光鲜靓丽。我吃饭举止优雅,走路从容不迫,说话滴水不漏,连吵架都是隐晦的,含沙射影,没有一个脏字。可是你知道我二十年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吗?我可能像你的母亲一样为了一点小事唠叨个没完没了,可能像你的邻居一样为了省几个钱在买菜时跟小贩纠缠不清只为了多要一把葱,可能像你的奶奶一样因为邻里纠葛站在二月的风中对着对面的居民楼骂上三个小时。你能忍受吗?你不能忍受吧。可你难道能够保证二十年后你不会挺着啤酒肚抽着劣质烟在狐朋狗友家里搓麻将直到三更半夜还舍不得回家?

月儿一口气说完这些,看着天涯。她的眼睛还是那么大那么漂亮,可是不再清澈了。

天涯知道,月儿看清了太多东西,那些丑陋的美丽的东西,让月儿迅速蜕变。他的傻乎乎的只知道爱他的小女孩,终于长大了。

------------------------------------------------------------------------------------------------

她知道,他们已经不可能回去了,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以后。虽然月儿仍然深深爱着天涯,可是这份爱已经没有热情去烘托了,没有了热情的爱,没有了希望的爱,她不能将它给天涯。

月儿突然回想起很多很多年以前,她在一个冬夜等待天涯的时候所想到的《廊桥遗梦》,想到芬西卡和罗柏四天的爱情。月儿最终没有守住天涯,就像芬西卡在最后没有勇气打开车门一样,她们眼睁睁的看着爱情在眼前停留,而后离开。

月儿微微的笑了,一滴无声的泪,划过脸颊,流到唇边。

永别了,我的爱……

===============================================================================================


纪念我所逝去的天真。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