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eloved Daisy

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日志

 
 

无题(五)  

2009-05-25 23:59: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时候我们会用一种令人恼怒的态度来面对问题。我们不说是和不是,也不说好和不好,或者可以和不可以。面对问题时,我们只是尴尬的用微笑来敷衍,被逼得紧了,就抿紧嘴唇,垂下眼睑,微微地摇摆一下脑袋,沉默良久,也还是一个字都吐不出。这时候通常提问的人就会以为,你默认了。默认了那个难以回答的问题,或许因为你害羞不愿说出答案,或许因为你心里早已在期盼,只是要维持着自己的一份矜持。于是提问的人就肯定了那个答案,他们就会依照他们希望的那个答案,开始进行下面的行为。

其实连我们自己也不知道那个答案应该是什么。或许带了一些期待想要肯定,却又在心底深处带了些抗拒意识而想要否定。所以我们紧闭着嘴唇,不吐出一个字,害怕一旦说出口,无论是什么答案,都是违背了自己的真心。

这样一种态度,叫做"不置可否"。

 

林悘现在便处于这样一种不置可否的状态。她18岁,刚成年,面容姣好,身段娇娆,天真烂漫,懂音乐,会写一手好字,善解人意,正是被众多男孩子追求的年岁。当她从男孩手中接过第一封情书的时候,当她第一次遭遇到在回家的路上苦苦等候的男孩,当她第一次听到男孩用真诚的口气说"我喜欢你"的时候,她都只是露出一个略带勉强的微笑,微微颔头,低垂眼睑,并不看对方的眼睛,而后微笑一下,就避开他们,继续沿着自己的路走去。如果被追问,她就耸耸肩,走得更快些,然而却从不曾说一个字。

这让那些充满了爱慕与憧憬的男孩子不禁疑惑又懊恼,让那些同龄却未受到这些礼遇的女孩子妒嫉恼怒。

然而林悘自己的心中,对于答案却是一片茫然。

爱情,她当然憧憬。然而爱情以后的未来,她却从未想象过,或者应是不敢去想。那些男孩子爱她什么,她虽然不是很清楚,却也是心里有数:她是可以用来向别人炫耀的工具。

那么她所憧憬的爱情又是什么?她给不出答案。

 

冬天突然降临。

林悘热爱冬天,她喜欢在户外观察她那双暴露在冷空气之中的手,皮肤冻得发白,纤纤细指此刻显得并不动人,反而有一种枯枝将要断裂的感觉。她由衷地欣赏着自己哈出的白色雾气,和冻得发红的鼻尖。她喜欢把头发全部藏进绒布帽子里,然后用冰凉的双手捂住同样冰凉的耳朵。

她就用这样一种姿态路过了那一棵硕大的栀子树。栀子花早已凋零,树干灰蒙蒙的已经陷入了长久的沉睡中。她看到有一个男人坐在离开树十多米的地方,架着一块画板,起劲地用笔不停速写着这一棵死气沉沉的大树。他穿了一件厚厚的酒红色棉质T恤衫,牛仔裤的裤脚上沾染了些油彩,鬓角很长,胡髭拉扎。林悘好奇于他画板上的图案,就惦着脚尖悄悄靠近过去,凑在他身后伸长了脖子去看。画板上是整片灰色的痕迹,用深深浅浅的笔触勾勒出眼前那棵栀子树的轮廓线条,林悘在看这一副画前,并没意识到过原来这棵树是那样气势蓬勃的,枝干细长却倔犟的直耸入天际去,比起她那十根仿佛要断裂的枯枝般的手指,简直就是凤凰和麻雀的比较。

林悘不禁轻轻发出了一声佩服的赞叹。她的声音很轻,只不过从嘴唇中间呼出一股弱弱的气息而已,却让那个男人察觉到了。他突然停下了笔,猛的转过头来看她。林悘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本能地也直视上他的眼睛。那是一双漂亮的有些过分的眼睛。林悘从没见过男人竟然会拥有那么漂亮的眼睛。他的眼睛大大的,形状圆润,饱满的恰到好处,黑白分明,眼睛周围没有任何皱纹或者色素沉淀,睫毛又长又密。林悘一下子竟然看傻了眼,然而那男人只是很快的上下扫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地又回过头去继续画起来。

林悘只觉得心里砰砰乱跳,不知是因为偷看而心虚还是被他猛一扫视而吓到。然而男人却没再理会她,他好像一点也不在乎别人的旁观,也并不好奇于身后那个女子的好奇心究竟是什么。他默默地画着,直到描绘完毕最后一丝树枝的经络,才停下手,凝视了画纸良久,长舒了一口气。

 

"画得真好,原来冬天的树也是那么有精神的。"  林悘壮着胆子低声评论道。

男人扭过头看看她,开口说:"画是反映画家的心理状态的。"

林悘听他这样说,更好奇地仔细端详起这幅画来。然而男人却突然开始收拾起东西来,他将钉在画纸四角的图钉拆下,把画纸平铺在地上,喷上一些为素描定型的液体,而后在左下角签上了自己名字和日期,递给林悘。

"你喜欢就给你好了。反正我也不太满意。" 他的声音醇厚低沉,咬字并不太清晰,吐字很慢,自有一种节奏感。

林悘怯怯地伸手接过,还不忘问一句:"真的可以拿喔?"

男人又低头整理起自己的东西,回应道:"你不是已经拿了。"

"对喔……" 林悘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小孩子一样,傻乎乎的。

男人整理完东西后,站直身体,又长舒一口气,好像完成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对林悘说:" 好,我走了。" 说完竟头也不回地就绕过林悘走开去了。

林悘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突然对着他的背影大声叫道:"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男人已经走远了,听到喊声,顿了一下,半转过头,回答道:" …… 伟。" 他的声音被冬天凌厉的风卷走了一半,林悘只隐约听见了最后一个字。

她又一次叫道:" 明天这时候我还来这里找你!" 她并不知道她为何要说这样一句话,也不知道自己说这句话的目的是什么,她只是不由自主地叫出声来,因为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她还想要见到这个男人。至少……她还没听清他的名字。

男人又顿了一下,微微侧过一点脸来,他面无表情,只是低垂着眼睑,好像在考虑些什么。接着他耸耸肩,收了收下巴,挑挑眉毛,又转过身去,离开了。

他会来的。林悘心里想。

不置可否的态度,总让人觉得答案就是肯定。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