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eloved Daisy

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日志

 
 

树影下的斑驳年华(一)  

2010-03-23 10:05: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以为,一次旅行,可以改变一段生命的时光。那些偶尔遇见的人,路过的房子,映入眼中的景色,溅湿了鞋子的河流,会在这一小段的时光中给生命增添一些五彩斑斓。

却未曾料到过,一次旅行,也会改变生命的轨迹。信仰和理想,在不断绵延的旅途上被凸显和放大,成为了高于其他一切的东西。于是拂开表面犹如灰尘样的功名利禄,仔细审视内心,我们一直想要的生活,原来如此简单。

莫村便是这样一个会改变生命轨迹的地方。

莫村的河永远都是安静的。无论晴天雨天,总在不急不缓地徐徐流淌。清澈的河水看上去轻盈稀薄,却满满承载了数百年间的人世故事。或许有人在河边谈笑风生,或许有人在河边悲欢离合,然而最终都沉于河底,无人祭奠。

冬天的时候我结束了近三年的长途旅行,来到了莫村。鞋子走坏了几双,膝盖也因为长时间地行走变得僵硬。路过莫村,被它的安静美好所吸引,便留了下来。遇见一个年迈的婆婆,答应了做她孙女的英语家教,于是她让我住在她家的阁楼上,一日三餐可以跟着他们吃饭。这户善良的人家给予了我一种农家们拥有的简单朴实又真诚的感觉,让我终于愿意停下长途跋涉的心,在这里静静隐藏一阵子。

我住的阁楼不算大,却很温馨。房里有一股淡淡的木头潮湿的气味。墙上是一扇小天窗,打开便能看见碧绿的河水。早晨在梦乡中能听到楼下游客们的脚步声,叩击着青石板凹凸不平的路面,“嗑哒嗑哒嗑哒”,由远及近,再由近及远。老街上有个花白头发的阿婆,每天清早就扛着一根粗大的竹竿,上面插满了各种味道的糖葫芦,沿街叫卖,声音清脆响亮。

“糖葫芦来~消食去火的~新鲜的糖葫芦来~”

每天清晨我都在这样的声音中醒转来,打开窗深深呼吸一口河边的清新空气,探头望望楼下的路人。对面的饼铺已经把炉子烧的热气腾腾,香味四溢,总能引起我的肚子一阵阵抗议。如果看他们客人不多,我就唤一声老板娘,给我两个包子一碗咸豆浆。她总笑意盈盈地点头说好,等我梳洗好了下楼来,豆浆和包子都已经热乎乎地摆在桌上。

莫村慢条斯理的生活节奏让我向往不已。它是那种我走在路上总会有熟识的脸孔亲切地问我“吃了饭没有?”的地方。白天我帮着婆婆在戏院门口的空地上晒被子,紫藤花掉在被子上和头发上,婆婆笑呵呵地伸手帮我拿下。吃完午饭我会去屋子后面的田边坐一会儿,或者看书,或者拿着速写本子涂涂画画。黄昏就在这样的闲散时光中到来,落日显得特别的美丽,不同于海边绚烂火红的晚霞,也不同于高山轻雾中的暮光。莫村的落日是很纯粹的一轮澄黄的圆,伴着层叠的云层落下,扯出深蓝色的天幕,点起万家灯光。

夜幕降临后的莫村又是另一番光景。家家户户在门口点上柔黄色的小灯,窄窄的老街一眼望去星星点点,陈旧的木屋在这暧昧的夜色中显得沉寂和神秘,总让人想推门而入,却又对门里的景象带着一份微小的敬畏感。

莫村的星星要比别处更多一些。我想是因为这里的交通工具是船而不是车,所以空气也格外稀薄通透,才能看见满眼的银白色星星。老街的尾端有一座寺庙,常年供着香火。寺庙后面是镇上最高的塔楼,每层塔楼的四个角上都悬挂着硕大的斑驳铜铃,晚风一吹,铃铛摇曳,“叮铃叮铃”,铃音一直传到梦里去。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