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eloved Daisy

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日志

 
 

树影下的斑驳年华(七)  

2010-08-12 23:35: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经很羡慕清的生活,总觉得他是自由的浪人,来去都无拘束,不问过去,不为将来,只是活在当下。

或许我也可能成为那样的人。我总是这样说服我自己。然而尘世间总有太多的羁绊放不开,家人,朋友,知己,还有爱过的人。于是日复一日,我也只是停留在原地,遥远地看着清的背影,长久的羡慕。

这一次他来为lonely planet写一些古老村镇的旅行记录。所以要在这里住两个月。

我好喜欢lonely planet这些书。我喜欢看这样长久的生活点滴堆砌出来的文字和相片。那其中蕴含了很多的真实情感,好像大漠之中的孤独散人,每一天的表情都是他发自内心的表达,而不是为了应付周遭人事的面具。或者只有这样的写手才能衬得上“旅者”这样一个名字。

 

没过几天,清就租定了镇上的房子,在和我隔着十栋矮楼的地方。独门独户,上下两层,楼下小小的,空荡潮湿,楼上只容得下一张单人床和一张书桌。

这就够了。清对房东只说了一句话,就付清了房租。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总能看到他拿着相机游荡在镇子的小路上。

有时候我在房里给女孩儿讲课,他会从我的窗下经过,我变忍不住去看他,他也习惯地抬头看我一眼,然后抬一抬下巴,算是打了招呼,继续走过去忙自己的事。次数多了,女孩儿就讪笑,问我说:姐姐,怎么他都不跟你说话呢?我还以为是喜欢你的人。

是朋友而已。我想不出怎么跟她解释我们之间繁冗复杂的关系,只能用最简单的说辞去搪塞。

女孩儿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透出一股“我才不信呢”的神情,低下头继续去做习题。

 

八月的清晨来的很早。

我睡得晚。为了拖住深夜安静的尾巴,总是要到连蟋蟀都不再叫唤的时候才舍得上床去睡,迷蒙间仿佛也没睡着,就听见鸟叫声,叽叽喳喳伴随着清晨清扫大街的老爷爷的脚步声,又让我醒了过来。

我起身想将窗帘拉得严实一点,免得一会儿阳光就无情地射进屋子。抬身的时候看到清拿着大大的画册和画架走过,他听到了动静也抬头看了一眼。我躲不过,只能说,你怎么那么早就出门?

我去后面白莲塔那里画一下地形图。怎么,你醒了么?

我……

还没等我说完,清又接着说:你醒了不如跟我一起去吧,你到底是比我熟悉得多了,哪里不对你还能告诉我。

我挠了挠乱成一团的头发,感觉了一下,困意全无,叹口气只能说,那你等我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