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eloved Daisy

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日志

 
 

4月13日。小天堂。  

2011-04-13 22:30: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边那些光秃秃的树终于发芽了。一小片一小片的嫩绿色,与暖湿的空气一起包围大气。

这些时日我常会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介于过度紧张和过度淡定之间。有时候滑到这头,有时候滑到那头。

干燥的天让我的嗓子一直沙哑的疼痛。好像沙漠一样的喉管,我甚至都能感觉到那里干燥到毛茸茸的纤维组织互相摩擦着。

我最近好像很喜欢说一些英文。有时候做梦也会梦见跟别人说一些英文。其实我的英文并不那么好,词汇量有限,也不太注意语法。唯一一次和外国人沟通的比较顺利,是和一个英语说得很好的日本人,一个长得很像鲁迅的社长。他的发音不像其他日本人那样可笑,而是很标准的,在我听来至少和我一样标准。晚饭的时候他安排我和另一个英文不错的男生坐在他和一个中国老头的身边,为他们之间充当翻译。那个男生从德国留学回来,说英语的时候仿佛含着一颗石头一样吐字含糊不清,我笑他的发音很难听,可是他不在乎,反而很喜欢说。

面对那些法国人、美国人、爱尔兰人、俄罗斯人、印度人,我非常紧张。他们的英语发音带着各地的方言口音,含糊,语速极快,用一些我不知道的很长的单词,或者复杂的语法。我艰难地从他们的话语中找出几个关键字,以此来分辨他们说了什么。更多的时候我只是微笑着说“yer”,或者“OK”来糊弄过去这些尴尬的时候。等到察觉其实他们是在等待我的回答的时候,我只能再尴尬地问一句“what?”或者“pardon?”,让他们说慢一些,来仔细分辨问题是什么。

曾经每一次和法国老头的会议,听着他乱七八糟的发音,我都在一边昏昏欲睡,索性把所有的声音都剔除出耳朵。所以后来我就很少去参加那个会议了。我不懂为什么都说法语很美。我总觉得法语很难听。我学了一些时间的法语,到现在连一到十都数不清,只能说一句自我介绍,还有“你好”“谢谢”“再见”。

对于中国的方言我也没有任何兴趣。除了粤语以外我没有想过学习任何方言,更没兴趣去搞清楚那些操着一口方言的人在说什么。我讨厌四川话,讨厌他们说什么最后都带一个“撒”,讨厌他们说每句话后半部分都有一个迂回上扬的语调。我也不喜欢东北话,那些“儿”字音和厚重的鼻音都让我想到大风和灰黑的贫瘠高原。江浙的方言我也一律不喜欢,有一点像上海话,却比上海话刺耳尖利,步步紧逼的语调不给人留下一点余地。而糯软的苏州话又显得做作不堪,宁波话更是一句都听不懂。甚至有时候从那些中年妇女口中说出的上海话都会让我觉得略显刺耳。

总体来说我还是偏爱南方的方言,拖着长长的尾音的,稳妥充实的发音。

一直很想学会广东话,却羞于主动开口,就一直都学不会。

我想起我认识一个四川的姑娘,很早以前举家搬到了广州生活,嫁给了广州男人,说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她告诉我她联系粤语的时候就是不断地听和唱粤语歌。我想到以前为了闺蜜的婚礼而努力学习的一首粤语歌曲,在分辨“一起”和“一切”两个发音的时候让我大伤脑筋,“携手”竟然是念“kui sou”。唱那首歌的时候我总是很怕闭上嘴巴发音,生怕嘴巴合得太小了就会把那些字给吞下去了。

可是无论如何我都要学会广东话,这是我的一个梦想。

其实很容易实现。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