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eloved Daisy

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日志

 
 

4月2日。暧昧。  

2011-04-02 13:28: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春的空气里总是带着暧昧的潮湿气味,湿绿了树梢顶端的嫩芽,一季的花开等待着阳光。最近在看一本叫做<暧昧>的书,不自觉的整个人都变得慵懒起来,仿佛被暧昧感染,非要将睡将醒,欲看不看之间,才能显得出对生活的暧昧态度。城市的灰色愈发明显,然而总有氤氲的桃粉色暧昧气息回荡在某个角落。

 

我想起那很多个潮湿的日子里。总是不算冷,却也还有些冻人。猫咪的鼻子浸在这种空气里变得更加湿漉漉,有些阴沉的天气我会觉得关节的疼痛。那时候总是自怜自哀着,觉得年少时就得了老人家的病。后来慢慢的不治自愈了,想来是因为运动少了,伤病的地方自己养好了。

 

这样的日子里我会想起念大学的时候,天气不好没办法晒被子。就躺在带着一点潮气的被窝里,越睡越冷,又不舍起床。

 

我想起我的梦境。凌晨4点的天光,出门去接猫咪回家。天是白色的,下着透明的雪,仿佛是玻璃碎屑。在拐角处我跌了一跤,扑倒在地上,瞧见地上满是透明的雪花,映射着四面八方的颜色,暗红色或者莹蓝色,一晃一晃照着眼睛。我搭了一辆旧时的公车,带铁轨的那种,深柚木色的车厢,开车的是一个腼腆的男孩,带着黑色的宽檐帽子,让我不用支付那几个角子的零碎车钱。一直开到一栋旧公寓的门口。猫咪在3楼的教室里,白色的教室空无一人,它被圈在一个包裹里挂在窗外的竹竿上。我担心雪花飘落到它身上令它受冻,急忙将它取下,抱在怀里,出门去找自行车,想要载它回去,却不知道车在哪里。

 

我突然想起大学时候的自行车。一辆浅紫色的永久牌女式26寸自行车,银色的车架黑色的把手。书包架已经锈迹斑斑,我很少去擦。最后一年我回去学校的时候,仿佛把它停在宿舍楼下,之后就再没去找过它,连钥匙都丢了。

 

后来很多个夜晚我梦见我回去找它。我在北门的自行车堆里寻找它,在ABCDEFJ各幢教学楼后面找它。我总是不停回忆自己上一次将它停在哪里,可总也想不起来。有太多太多的自行车在校园里,我总也找不到它。于是我就默默等着,等别人将他们的车带走,然后留下的就是我的。

 

有几次我曾经在梦中找到了它,于是我将它骑到一个什么地方,复再又将它丢在哪里。下一次又继续寻找。

 

这个梦境的暧昧让我有些恍惚。我总是在找我的车。尽管我现在另外有了一辆漂亮的白色自行车,咖啡色的坐垫和咖啡色的车筐,我却总是梦见那辆在大学四年生活中日夜陪伴我的车。寒暑假的时候我都将它随意放置在哪里,开学时候回去找,它都总在那边,从来也不会丢失。我后来觉得它知道我会去找它,所以哪里也都不去。直到有一天我再也没有回去找过它。

 

有时候我想它的灵魂会不会哭泣。即使它只是一堆铁皮之类的东西,但是用久了,自己的灵魂总有一小块碎片会附上它的身体。我在想着无数个夜晚中寻找的梦境,是否是因为自己那小小一块的灵魂碎片在叫我带她回家。

 

而那些暧昧的思想,总在我骑车的时候闪现。我尽量慢的骑行在路上,可是当有车驶过我身边时,我总会幻想着我将要路过一个坎坷或者被隔壁的骑车人逼退到无路可退的地步,于是我会摔倒,重重摔在柏油马路上,摔倒在车流疾驶的马路上,会有很多车从我身上碾过,或者撞到我的头,我就此失去了自己。那些危险的念头总让我不寒而栗,却忍不住不去想。

 

去年某个黄昏的时候,我在路上亲眼目睹了一只小猫被车轮碾过压死,我来不及救它。这件事一直困扰着我,每次看到马路中间出现一些异物,例如被抛弃的塑胶袋,或者一些纸片,我都会想起这件事。我想如果再看到一只小猫我会不会奋不顾身上去救它,会不会因此自己被碾碎。或者因为救起了它而暴露在路人的注视之下。我想了很多的时候,却一次也没有遇见过这种事。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