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eloved Daisy

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日志

 
 

滴滴答答的小文  

2016-09-29 15:12: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直子双手背在身后,走在楼下的车行道上。
天已经很黑了,风很大,听说有台风这几天已经登陆,影响到了她的城市。
直子双手在背后牢牢地互相牵扯着,略有一些局促,因为穿的裤子没有口袋,她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两条晃荡的手臂。
刚开始步行的时候,她也只是把手臂放在身体两侧,随着步伐自由摆动。走得快了,手臂摆动的幅度大了一些,她突然就觉得它们有一些碍事,这两条长长的手臂,不拿一点什么东西,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就这样随意地摆动着,显得十分多余。
于是直子将手臂背到身后去,互相勾拉牵扯,看起来更悠闲一点。

阿术走在她前面四五米的地方。他穿着一双拖鞋,拖沓着脚步,耳朵里插着入耳式的耳机,开着音乐在听。
耳机是前不久偶尔买回的,一直都放着没用。是一副不错的耳机,音质醇厚,造型也很好看,插入耳朵里面以后,几乎听不到周围其他的声音了,是那种让你全心全意沉浸在音乐之中的东西。
阿术从前天开始拿出耳机听,鼓捣了不少他喜欢的歌曲。昨天晚餐后,他邀请直子一起下楼走走,直子因为太累拒绝了,阿术便一个人去散步,将近一个半小时才回家。直子心想,那么漫长的时间,如果她可以陪伴的话,是不是阿术会更高兴呢?于是当今天阿术再次发出邀请时,直子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很快的换上便服随同他 一起出门。

他们就在楼下散步,环绕着这个住宅区的花园的车行道上。
车行道两边的路灯很少,偶有之,都是巨大的白色射灯,打得人睁不开眼睛。因为今天的大风,下午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原本晚餐后会有成群的孩子在花园中间的游乐园跑来跑去,嬉笑打闹,今天一律都不见了,安静的只剩下风吹着树叶的沙沙声。
出乎直子的预料,阿术并没有和她多说什么,而是一直听着音乐,走在直子的前面。
直子歪着脑袋,看着阿术的背影,想着一些女人才会纠结的事情。例如:怎么变成这样了呢?我们明明以前很亲热,有说不完的话的。或者:阿术怎么可以就这样不理我,连拉着我的手都没有,自己走在那么前面的地方呢?
或许女人的脑袋里总是觉得,恋人之间应该就是亲亲热热,在路上要手牵手,在路边等信号灯变换的时候彼此快速地亲吻一下,男人永远都应该用手护着她,勾着腰肢,或者紧紧牵住她的手。直子的身体里,一直还住着一个十几岁刚坠入情海的女孩,希望永远都可以温馨紧密下去。
然而阿术恐怕暂时比较享受这样独处的时光,他觉得可以听着音乐缓慢的散步很舒服,天气炎热,他并不喜欢身边有人贴着他或者一直鼓噪地对他说一些跟他没有关系的新闻。他就这样静静走着,走在越来越深的夜色中。

终于事情有了一些转机,若非有这个转机,恐怕直子都要难受的哭出来了吧。
突然刮了一阵狂风,风大得把两个人的头发全部吹乱,衣服都吹得呼呼作响。并且开始飘起雨丝来了。
阿术停下来,回头看直子。直子已经拖沓地走到了离他快十米的距离之外,脸上的神色不太高兴,撅着个嘴,眼睛也不看他。
阿术知道直子这个表情就是心里不高兴了。他停下来等直子慢慢走近过来,问她道:你怎么了?
直子抬眼看看阿术,心里一百个别扭。还要问我怎么了,你自己难道看不出来吗?你邀我一起散步却一个人远远走在前面是什么意思?一句话也不和我说,那么冷的天气也不知道牵住我的手,你过往的温柔体贴都去了哪里呀?直子心里想着,抱怨的话如同洪水一样,却最终没有泄堤,又全数吞了回去,最后只摇摇头,憋出一句:我没有怎么啊。

这时天上飘下的雨丝变得更密集了,悉悉索索的。阿术抬头看了看,皱了皱眉,对直子说了一句,雨下大了,快走吧。就转身走进了在花园中的小道,预备走近路回家去。直子再次撅了撅嘴,不情不愿地跟在阿术身后,走上了青砖小路。此时此刻,风突然变大了几倍,呼啦啦的开始吹,灌进了直子的衣袖和衣笼,直子顿时觉得周身都发凉起来,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头发被狂风吹得到处飘散,她用手去拢,却总是白费力气,风一点点都没有稍微停下的迹象。她只能抓紧时间快走几步,紧紧跟着阿术,快步走到大楼门口,带阿术将门卡放在门禁器上,发出“嘀”的一声,她立刻打开大门冲了进去。

门内大堂里温暖的灯光一下子拥抱住了直子,她刚用尽浑身力气去抵抗的寒风一瞬间消失不见。直子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路过大堂里高及屋顶的全身镜时,她看了看自己,被吹得七倒八歪的头发,发青的脸,不由得扭过头去。
进入电梯,按下了家的楼层。阿术的耳机还插在耳朵里没有拿出来,他靠在电梯的右侧,和直子面对面。
直子没有看他,侧脸看印在电梯镜子里的自己,觉得自己没有以前好看了。比起几年前,直子胖了一点,因为从风中回来,也邋邋遢遢的样子。她想起以前自己坐电梯时候,也这样端详过自己,那时候也是刚剪短了头发,清瘦,穿着露肩的上衣,脸上尽是无所谓的高傲之色。今时今日的她,却变成了一个疲惫的妇人样,难怪阿术对自己也是越来越不在意了。直子如此的想着,心里又懊丧了不少。
而阿术靠着墙,微闭着眼睛,静静的等待电梯停下。全然没有发觉身边的女人那百转千回的思绪变化。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